中红网

“三府两院”严重侵犯公民权长达18年,为啥仗势欺人不予立案,拒不赔偿?

中红网 62993 文娱

中央关工委会议特邀嘉宾                            法制日报特约撰稿人

中国法学会会员        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            内蒙古法学会会员

北京国家机关老干部中心调研员                  南京中山文学院客座教授

中国评论杂志特约评论员                 通辽市老年法律工作者协会秘书长

内蒙古法制报特约记者

新革文  王德存   警官   法官     姜检察官   张律师

                        

                                                         2024416  

三府两院严重侵犯公民权长达18年,为啥仗势欺人不予立案,拒不赔偿?

——内蒙古高院,通辽中院及通辽市奈曼旗三级政府公开信

内蒙高院通辽市中院及通辽市奈曼旗及八仙筒镇政府的公开信

我们的国家赔偿申请书已寄出多日附后),为何迟迟不予回复?近三年来,我们无数次或公开或单独向你们寄送申请对生效判决强制执行材料为何始终不予理睬?既不回复又不说明理由你们凭什么?难道就凭人民赋予你们那点权利吗?你们配得上人民法院人民政府官员这个称呼吗?

一,拒不执行判决罪,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枉法裁判罪,徇私枉法罪,铁证如山

早在17年前的2007年,我们通辽市奈曼旗八仙筒镇东方红村北东方红村民小组就通过上访形式找到奈曼旗人民政府,要求对我们与南东方红小组共同使用多年的1840亩草牧场的使用权予以确权。奈曼旗政府组成工作组全权处理。政府工作组通过调查,于200772日作出关于八仙筒镇东方红村北东方红小组上访的书面答复》,确认1840亩草牧场的使用权由南北两个东方红小组共同使用但由于村官在南东方红小组所以加了一句由南东方红小组经营管理”。

不料南东方红小组头目不服,他们想独吞这近两千亩地私自外卖捞黑钱他们于2009年起诉到通辽市中级法院,通辽市中级法院作出2009第一号行政判决书

判决书根据《土地管理法》第16条规定土地所有权及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判决书支持了奈曼旗政府工作组的书面答复,判决这1840亩草木场的使用权由南北两个东方红小组共同使用

村霸吴龙等人仍然不服到内蒙古高院,内蒙古高院作出2009内行字第49行政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至此,二级法院的判决已经生效,按照两审终审制,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应无条件执行。然而村霸后台太硬,他们根本不把二级法院生效判决当一盘儿菜竟然勾结八仙筒镇政府头目,公然把这1840亩土地先后非法卖给吴龙刘锡英武等人竟敢公开签订非法的土地承包合同,奈曼旗国土局以奈曼旗政府名义先后下达三个违法犯罪的红头文件,把我们合法有效的1840亩土地与法院判决对着干,公然将法院判决作废,另行瓜分给第三人,简直无法无天。我们先后多次向奈曼旗政府申请撤销这三个非法文件,特别是2022制的那个所谓79土地确权决定书,该决定书竟然明目张胆的确权给八仙筒镇政府644亩。让他们不但对该土地有使用权,还有所有权,令人笑掉大牙。八仙筒镇政府是国家机关其官员一手挣着纳税人的工资,另一手还有土地,这是哪家的法?尽人皆知毛主席共产党的土地政策是耕者有其田,只有农民既耕者才有田,政府官员怎么会有土地?谁去耕种他们卖地的非法所得由官员私分,不是明目张胆的犯罪吗?

尤其荒唐的是我们在法定期限内向通辽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上述拒不执行生效判决的犯罪文件。

悲哀呀,通辽市政府的行政复议决定权竟然落到了一个任嘛不懂缺德少,满口胡言乱语的司法局行政复议科小科白玉手中,奈曼旗政府一拉拢给点儿好处,他就立马投降我们的被告是奈曼旗政府而他竟明目张胆的把听证会安排到奈曼旗政府去开。他与奈曼旗政府官员同吃同住,称兄道弟,可想而知制出来的行政复议决定书竟然说奈曼旗政府的犯罪文件合法有效

更悲哀的是,我们信心满满的向通辽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上述违法犯罪文件。本以为原生效判决是通辽市中院作出的,他们肯定会维护自己的生效判决,然而通辽市中级法院自知理亏不敢说自己做出的生效判决作废,却又强词夺理的寻找出一个合法借口,胡说什么我们的诉求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先发一个202235号所谓裁定书,驳回起诉后又从屁眼儿里出一个同编号的判决书,丢死人了虽然他们在两个法律文书中都胡说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但又在判决书和裁定书中承认《行政诉讼法》第12条第四项完全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明目张胆的法裁判,更荒唐的是如此狗屁的犯罪判决裁定竟然还是本院委会研究的。随便找个老母猪,武大郎也不会做出如此狗屁判决。

上述两个判决书”、“裁定书实际上是他们枉法裁判认罪书。懒婆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通篇违法犯罪,拒不执行判决罪和寻私枉法罪。明知是有罪的奈曼旗政府故意包庇,不使他受到追究

更加明目张胆的是《行政诉讼法》明文规定各级人民法院行政庭审理行政案而通辽中院却偏让臭名昭著枉法裁判专业户环资庭审理。更荒唐的是我们告的是奈曼旗政府中院故意说让在奈曼旗法院干六年由他们扶持起来的白凤兰审此案。虽然申请回避,但仍阴魂不散。

第二大奇事是奈曼旗政府旗长包连山恰恰是从中级法院法警营出去的。

大奇怪的是通辽中级法院副院长分管此案的刘国,恰恰是奈曼旗这几个家伙恶意沟通官司岂有不胜之理。

2023年初我们准时上诉到内蒙高院,以为既称高院必有高人谁能想到混到内蒙高院的人竟然也有好多地痞流氓我们在上诉状中特别环资庭必须回避”。然而青等三个坏蛋胡打乱什么法律,什么事实和证据,他们根本不听,等待十个月竟然也葫芦画瓢,抛出了个狗屁判决书裁定书。字字句句枉法裁判,公开撒谎说他们依法组成了合议庭”。放屁,至今日我们都从未看见这三个家伙是人还是鬼?处处枉法裁判,难以尽述。说一条,如此重大复杂疑难的行政案,他们竟然不开庭就乱放屁,完全违反《行政诉讼法》86条之规定二审必须以开庭为常态以不开庭为例外,通辽中院环资庭的人说对了,因为他们一审时请示了内蒙环资庭,他们不维持原判才怪。

上述事实足以证实两院,即内蒙古高院,通辽市中院犯有拒不执行判决罪,枉法裁判罪,徇私枉法罪足以证明通辽市奈曼旗政府和八仙筒镇政府犯有拒不执行判决罪,枉法裁定罪,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且长达17年之久,必须立即给予国家赔偿。以上仅是损失尚未涉及到赔偿,按《侵权责任法》规定应该惩罚性赔偿为实际损害的五倍。民法典670条也有此规定。

二,我们的国家赔偿请求是漫天要价吗

《国家赔偿法》第七条国家机关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由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在前些天我们向上述三府两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书时,提出了总数6800万元的国家赔偿,有人却说成了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这里不妨详细予以驳斥。

1840亩土地2007年至今长达18年之久,由此造成的各项损失粗略计算

:1种玉米亩收入2100元,每斤1.1元,每亩收入21001840亩,一年收入400万元乘以18仅此一项7000万元。

2种花生亩产800斤,市价3.8元钱,毛收入3100元,亩纯收入2300元。

3种土豆产量2000斤,每斤1.2元钱,每亩收入5180元。乘以18年。

4亩产0.8,市价3000元乘以1840亩,再乘以18年。

5种红干椒亩产750斤,每亩收入9375乘以1840亩乘以18年。

6由于18年来三府两院拒不执行生效判决,我们连续走法律程序。经过六次申请听证,行政复议,一审二审再审无数。发出材料20kg,无处说理又花费巨资先后在3万家互联网曝光一家收费400元,共花费1000多万元。

718年来,律师费,交通,住宿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粗略计算为120万元。

把其他各项忽略不计,请问哪里有什么漫天要价?

《国家赔偿法》第13赔偿义务机关应当在收到赔偿申请支持起个月内作出是否赔偿的决定

本法第九条规定赔偿义务机关应当就本法第二条,第四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应当给予赔偿

请问上述三府两院”,你们有什么理由拒不赔偿?因为自己头上有乌纱帽吗?

人民公仆侵犯人民合法权益长达18年之久,脸红不红,心跳不跳,配得上坐在这把椅子上吗?

三,通辽中院已蜕变为法裁判专业户,其判过的案件至少有一半儿是错案

近年来,通辽市中院的共产党已经蜕变为修正主义的党。不讲马列主义,不讲毛主席思想共产党的三大作风三会一课在这里已消失不见信奉的是以钱为纲把重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演变成意为人民币服务。把与人民群众的雨水关系变成了与人民为敌的猫鼠关系

仅举一24年前本人就代理的一起所谓故意伤害案的艰难推翻过程1999年春本人正在通辽市司法局上班并非专业律师,而是把担任通辽法报编辑部主任这天上午竟然有一位来自奈曼旗的老太太,名叫陈秀霞进门就磕头下跪本人是王青天,非要让我代理他儿子的伤害案。

本人问他有何证据说不出来只说有判决书,我说判决书只说人家的理,你的理在哪儿呢?老太太说不出来,只是举过一个塑料袋儿,里面大约有几千块钱非要我接收,否则跪着不起来。

俗话说花人钱财,为人消灾此案件没头没脑,暗的概率十分渺茫,怎能乱接呢?可是不接又跪着不起来,补充说嫌少啊

本人借题发挥,顺势说是嫌少能让你这案子翻过来指不定要多少

坐下喝茶后方才慢慢引入正题,问你儿子因故意伤害抓起来判五年赔人家36你说冤枉从何说起?先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其中有一句话引起本人注意。北老贵姓郭的被人捅伤时,我儿子正在医院住院,他怎么可能分身出去伤害别人?忙问他你儿子在哪儿住院”?回答说在奈曼旗医院又问主治大夫姓啥叫啥有住院病例吗?

正好利用1999年国庆中秋休假期间,本人连续三次去奈曼明察暗访发现从作案时间地点体貌特征人凶器等等都与他儿子张敏对不上号。

原审证人说张敏作案时穿风衣,戴礼帽。到他上班的奈曼旗玻璃制品厂调查,从厂长到工友都说从未见过张敏有这打扮。幸运的是碰到一位与张敏同住一个病房的乡镇干部他证实说在张敏住院期间,有几个人在病房切切私语咱们统一口径一致作证,说他看见张敏捅伤的

至此之后取得了厚厚一大本张敏故意伤害罪是错案的新证据又向通辽市检察院提起抗诉申请,又请北京内蒙古记者舆论监督又请全国政协委员提案又向通辽市人大常委会申请交办

上一篇安徽省宿州市:李勇贵是普通的合同纠纷还是敲诈勒索

下一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伊宁垦区:牟红光虚假诉讼且故意到属权属于宋建华、马宁一正常的犁地寻衅滋事干扰春耕造成巨大损失